<var id="zflhf"></var>
<var id="zflhf"><dl id="zflhf"><progress id="zflhf"></progress></dl></var><var id="zflhf"></var>
<cite id="zflhf"><video id="zflhf"><menuitem id="zflhf"></menuitem></video></cite><cite id="zflhf"><video id="zflhf"><menuitem id="zflhf"></menuitem></video></cite><var id="zflhf"><video id="zflhf"></video></var>
<var id="zflhf"><dl id="zflhf"></dl></var>
<cite id="zflhf"></cite>
<cite id="zflhf"><video id="zflhf"><menuitem id="zflh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zflhf"></var>
法制網首頁>>
人大政協>>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分組審議時建議
將源代碼和算法一并列入管制物項
發布時間:2020-10-15 15:30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10月1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對出口管制法草案三審稿進行分組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普遍認為,草案經過三次審議已經比較成熟,建議提請本次常委會會議審議通過。同時,與會人員對草案三審稿的進一步完善提出了建議。

歐陽昌瓊委員說,贊成草案三審稿補充將技術資料等數據界定為管制物項,但是與核心技術相關的源代碼、算法等又不宜簡單歸為技術或者數據。因此建議把源代碼、算法一并列入管制物項,將草案三審稿第二條第二款修改為:“前款所稱管制物項,包括物項相關的源代碼、算法、技術資料等數據。”從而更好保護我國科技企業在海外的合法權益。

張業遂委員說,考慮到我國在一些領域已有國際領先技術,如5G技術、量子通信技術等,國家應該從加強綜合國力競爭的角度出發,對這些技術的出口或轉讓,實施一定程度或者一定時限的管制。為了進一步明確管制內容,建議將第二條第二款“技術資料等數據”修改為“技術、信息、數據等”。究其原因在于,“技術資料等數據”強調的是資料,“技術、信息、數據等”強調的是與該物項有關的技術、信息、數據等,包括資料。這樣的定義更明確,更加符合主動出口管制的需要。

呂薇委員說,考慮到疫情以后要優化營商環境、促進出口經營發展的需要,建議在第三十九條中增加“情節嚴重”的前提,將第三十九條第一款改為“違反本法規定受到處罰的出口經營者,情節嚴重的,自處罰決定生效之日起,國家出口管制管理部門可以在五年內不受理其提出的出口許可申請”。第三十八條已經作出了罰款的處罰規定,第三十九條規定的停止出口權五年是一個比較重的處罰。因此,建議在這里加一個“情節嚴重”的前提,比如說兩次以上重復違反,就可以五年之內不允許出口申請。

責任編輯:胡建霞
相關新聞
国自产视频在线观看,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